眼见为实 预告

眼见一定为实吗?

(对啊,眼见为实,除了自己不能相信别人。)

{没错,说的很对,不一定。}

【不然还能相信谁,对吧。】

<你怎么突然会这么问?这不是你的性格啊。>

「只能相信自己,记住。」

我和你们是朋友吗?

(难道不是吗?)

【铁哥们兼蓝颜兼青梅竹马。】

<也许吧。>

「是,一直都是。」

你们愿意相信我吗?

(嗯……)

【愿意。】

「我想考虑考虑第一个问题……」

你们原来这么恨我啊……

【不,我不恨你,我要救你。】

我不要背叛,不要背叛……

你们都欺负我……

人心原来这么险恶啊。

那么,我要好好地保护自己了。

再见。


The Giving Tree 番外

赤羽业在刚刚出生的时候,眼睛并不是赤红色的。

他和别的孩子一样,眼眸都是黑色的。

大概四岁的时候,赤羽业生了一场大病。

连续一周的高烧不退急坏了赤羽业的母亲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赤羽太太带着小赤羽业去遍了附近所有的医院,可依然没有用。按照医生的嘱咐按时吃药,无时无刻照顾着赤羽业。但是,依然没有用。

然而,有一天,赤羽业突然退烧了。

但是,赤羽业却有了一个细微的变化。

他的眼睛莫名地变成了红颜色。

血一样的红色。

当然,赤羽业太太并不是很在意,她只是在意自己的儿子是否健康。

红眼珠吗?也许是后遗症吧。

所以,大条的赤羽太太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反而觉得,自家儿子的红...

解析——蓝玫瑰的梦

从文章的内容上来讲,这篇小说只是一个常见的梗:主人公执着追梦,最终失败。

但是,通过片段十二、十三、十四和END之后的文字可以推断,菱有着十分严重的病,而且因为病情严重离开了人世。

平心而论,菱的死亡乍一看十分突然,但是,如果你仔细分析了前文,你会发现,菱的死是命运给这个女孩的悲剧。

首先需要弄明白,菱究竟得了什么病。

从菱在弹琴时声音的“嘶哑”,以及嗓子的“不舒服”可以推断,菱得了与咽喉有关的病,而且十分严重。

第二需要明白,菱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病情。

纵观全文,菱好似一个局外人,她对自己的病情闭口不谈,甚至去参加歌唱比赛。

一个得了严重的咽喉病的人怎么还能唱歌呢?这是都会有的...

The Giving Tree——Part 4

Part 4

浅野学秀不再盼望赤羽业能回来。

其实,他也不希望他回来。

可是,命运,是一个会捉弄人的东西。

赤羽业还是回来了。

他已经步入中年,眉宇间也多了一丝愁云。

“浅野?”赤羽业敲了敲树干,“你还在吗?”

浅野学秀无言地从树里走了出来。

“这些年,你过得还好吗?”浅野学秀露出一丝微笑,却显得十分凄然。

“很好,只是压力很大。”赤羽业无奈地笑笑,“我现在想去环游世界,可是我没有船……”

“树干你拿去吧。”浅野学秀打断了赤羽业的话,背过身。

“真的可以吗?”赤羽业很惊讶。

“嗯。”浅野学秀没有回头。

“树对于你来说……不重要吗?”赤羽业支吾地说。

“不重要。”浅野...

The Giving Tree——Part 3

Part 3

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,浅野学秀的心也逐渐从平静转为淡漠。有事,他甚至不再去想赤羽业,只是坐在树上,看着经过了长途跋涉的人来到树荫下歇息,或者是摘一个树上的苹果解渴。

然而大多数时候,他会把目光若有所思地投向远方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赤羽业回来了。

这次,赤羽业西装革履,眉宇间有种飒爽的英姿。

他已经二十二岁了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看到赤羽业,浅野学秀的内心甚至没有泛起一丝波澜,只是从树上跳了下来,无比平静。

“是的,我回来了。”

还未等浅野学秀说什么,赤羽业又开口了:“我现在已经长大了,不能陪你玩了。”

浅野学秀听着,没有说什么。

“但是……”赤羽业抿了抿嘴,“我有一个...

The Giving Tree——Part 2

Part 2

自从那天后,赤羽业就再也没来过。

浅野学秀每天都会在树外,等着赤羽业,但他所期待的那抹红色的身影一直都没有出现。

久而久之,浅野学秀就不在在外面等着赤羽业了,而是蜷在树里,独自想着赤羽业。

他不在意时间,时间对于他来说,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数字。在赤羽业到来之前,他一直孤独的蜷在树里。

时间一天天地过去,浅野学秀原本热情的心逐渐平静下来。

于是,他选择了用暂时休眠来打发时间。

以前的几百年,他都是这么度过的。

直到有一天……

“浅野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。

“业?是你吗?”听到那个声音,浅野学秀立刻从休眠中醒来。

但是眼前却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生,站在树前...

触不可及

蓝玫瑰很美吧,就像我的梦想一样。——题记

一、

宏立高中的校园美化活动中,就有一项是栽花。

所以,老师们在学校的主花坛里载满了满天星。

正是春天,是花朵盛放的季节。

而这片满天星,也成了宏立高中的一片风景。

当然,校刊上不会少了它的照片。

于是,校刊编辑部派出了莫黎洛这位御用摄影师去拍照。

春风习习,吹到脸上却有一丝丝的凉意。

莫黎洛站在花坛前,却无心欣赏这份独特的风景。她拿出相机,但凡只想随意拍几张,拿回去交差。

“满天星,很美呢。”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莫黎洛身后传来。

莫黎洛循声回头,一个女孩正静静地看着她。

“我是新来的学生,你好。”

莫黎洛只是惊讶地看着眼前的短发...

The Giving Tree——Part 1

从前,有一棵大叔。树里面,住着一只树精。

树精的名字,叫做浅野学秀。

每天,都会有一个红色头发的小男孩来到他住的树下。

小男孩会玩一些很幼稚的游戏。比如,摘一些叶子,围成圆圈戴在头上,或者是自己做一个秋千,绑在树上,自己荡秋千完,再者就是爬到大树的顶端,大喊着:“我是森林之王!”

树精常常饶有兴趣地看着小男孩,当然,小男孩是看不到他的。

有一天,小男孩再次来到大树下,却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男生坐在树下。

头发是醒目的橙色,显得十分引人注目。

小男孩下意识地向后退。

“我不是坏人。”浅野学秀看出小男孩有些怕他,站起身来,“你不用怕我。”

“你……是谁啊?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啊?...

© Sunny-gao | Powered by LOFTER